打印纸张 字号选择:超大 行高 带图打印 返回原文

首页 > 文库 专家专栏 经济

[回望2013]新兴经济体:增速放缓 改革待续

2013年12月27日 13:04

 

今年以来,新兴经济体增速持续减缓,出现出口下降、工业增长放缓、通胀率高企、货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加剧等现象。其主要原因包括,美联储削减量化宽松措施(QE)规模的预期持续升温,发达国家需求依然不振以及新兴经济体内部结构调整等。分析认为,新兴经济体料仍持续面临相对较低的增速区间,进行大胆的经济结构改革是其走出困境的根本所在。

经济增速整体放缓

2013年,俄罗斯经济经历了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差表现。前10个月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为1.4%,大大低于年初3.6%的预期。俄罗斯今年前三个季度贸易顺差为1336亿美元,同比下降9.0%。其中石油产品出口额同比下降4.7%;黑色金属出口额下滑16.5%。同时,俄罗斯前十月资本外流累计已达480亿美元,远高于年初预期。

今年以来巴西经济疲弱不堪。经合组织(OECD)发布报告认为,今年巴西经济增长只有2.5%,并预计2014年会继续下降为2.2%。尽管巴西年内已经连续6次加息,但国内通胀率持续走高。此外,1-10月份巴西进口2023.04亿美元,出口2004.71亿美元,逆差18.33亿美元,创1998年来同期累计逆差新高。

印度今年也因通胀高企而频繁加息。卢比贬值和燃料价格上涨均在推高印度通胀水平。印度央行的报告预计,2013-2014财年印度经济总体增速仍将放缓,增幅很可能与去年持平。本财年第一季度印度经济增长4.4%,为17个季度以来的最低增速。

今年以来,南非财政赤字持续增加,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收效不明显,今明两年的增长预期近期遭多家金融机构下调。失业问题今年在南非十分凸显。高盛的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南非有460万人找不到工作,约占总人口24.7%,其中71%是15岁到34岁的青年人,总计失业率达35.6%。不少分析预计,2013年南非经济增长速度将低于去年2.5%的水平,还可能回落至2%。

资本大量外逃导致新兴经济体国家货币大量贬值,推升了通胀率。南非兰特今年以来对美元汇率已下降了18%。8月22日巴西雷亚尔兑美元跌至2.45,较年初下跌近20%,创五年来新低。上半年卢布贬值后,年通货膨胀率提高,至7.4%的水平,为金融危机之后少有现象。

内外多重原因叠加

今年新兴经济体增长疲弱主要与外部因素有关。全球经济复苏艰难,特别是欧元区危机造成外部市场需求疲弱,这是新兴经济体出口数据不佳的重要原因;加之新兴经济体自身增速整体放缓,加剧了出口的不利局面。

 

同时,在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经济复苏企稳、信贷需求上升的背景下,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一直在升温。投资者将资金抽离新兴市场,重新投放发达市场,导致金融危机后的廉价美元加快流出新兴经济体,造成这些国家金融市场的波动。

此外,大多数新兴经济体均面临自身经济结构调整。原有的出口型经济模式已经耗尽发展潜力,能为经济带来的增长潜力变得十分有限。

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长乌柳卡耶夫警告,俄罗斯原料型经济模式已经耗尽发展潜力,现有的经济结构仅能为俄罗斯经济带来3%左右的增长潜力。他认为,自从2012年下半年以来,原料型模式已经不再对促进俄经济增长发挥正面效应,现在应向消费和投资拉动型经济模式转变。

维持较低增速区间

美联储已经宣布从2014年1月起开始削减QE规模。2014年,新兴经济体将面临美联储削减QE带来的资本外流冲击,金融体系面临考验,同时其内部经济结构仍不合理,过度依赖出口的局面短期内仍难改变。因此,新兴经济体料将继续面临较低的经济增速区间。

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发布的最新报告认为,明年新兴经济体增速只会略有改善,2013年为4.6%,2014年将小幅升至4.8%。惠誉认为,全球流动性趋紧、非能源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以及包括部分长期风险在内的结构性劣势,将对主要新兴经济体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

高盛最新策略报告预计,2014年全球经济复苏的推动力将主要来自发达市场,新兴市场表现则相对平稳。预计2014年新兴市场经济增速将从5.2%略升至5.3%。

新兴经济体研究机构伦敦信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拉里·布雷纳德认为,新兴市场真正的威胁是欧元区通缩和美国经济增长停滞。这两个因素都会导致新兴经济体复制日本式“失去的十年”风险。

还有不少分析认为,新兴经济体根本的问题在于国内,进行大刀阔斧的经济改革是新兴经济体国家走出经济困境的根本所在,如转变经济增长模式、改善基础设施、增加研发投入等,这样才能真正启动下一轮增长。未能积极进行经济改革的国家必将长期面临增长放缓的局面。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阿尔温德·苏布拉马尼安认为,新兴市场的挑战主要来自国内。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体制不健全。在繁荣时期,这些国家挥霍收益,听任出口部门变得没有竞争力,并推迟改革,放任腐败,无视薄弱环节的治理。这些都不利于长期增长。

有观点指出,俄罗斯和巴西等国目前面临工资水平高企问题,许多产品在全球市场失去竞争力;同时,这些国家在高端生产方面也无法与工业化国家竞争。南非、土耳其和印度等依靠外资推动公共和私人需求的国家则需要增加国内储蓄和投资;这些国家的货币和股市今年受到比其他新兴市场更大的冲击,主要是因为其依赖短期外资来推动增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认为,与其说新兴经济体增长是在经历放缓,不如说是一次调整。朱民说:“全球新兴经济体面临新的转折,是调整还是不调整,是扩规模还是结构调整,是强调劳动生产率还是强调规模,再次成为全球新兴经济体的政策选择。”

文章来源:http://www.71.cn/2013/1227/75292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