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纸张 字号选择:超大 行高 带图打印 返回原文

首页 > 案例 财经视角

存款保险条例,让存款人与时俱进

2014年12月11日 10:12

 

【事件介绍】

 

存款保险条例征求意见 最高偿付限额50万元

国务院法制办公室11月30日全文公布了《存款保险条例(征求意见稿)》。根据这一征求意见稿,存款保险实行限额偿付,最高偿付限额为人民币50万元。

“对50万元的最高偿付限额,我们根据2013年底的存款情况进行了测算,可以覆盖99.63%的存款人的全部存款。这意味着,绝大多数存款人的存款能够得到全额保障,不会受到损失。”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征求意见稿规定,被保险存款包括投保机构吸收的人民币存款和外币存款。同一存款人在同一家投保机构所有被保险存款账户的存款本金和利息合并计算的资金数额在最高偿付限额以内的,实行全额偿付;超出最高偿付限额的部分,依法从投保机构清算财产中受偿。

央行有关负责人介绍,存款保险是指存款银行交纳保费形成存款保险基金,当个别存款银行经营出现问题时,使用存款保险基金依照规定对存款人进行及时偿付。

记者从国务院法制办了解到,有关单位和各界人士可在今年12月30日前,通过中国政府法制信息网、信函和电子邮件三种方式提出意见。

银行开启破产Style 储户存款会不会打水漂?

一石激起千层浪。我国一直以来以国家信用为银行业兜底,为储户提供“隐性信用保障”,即使银行倒闭了,储户损失也由国家买单。因此,中国历来以“世界储蓄大国”著称,国民都习惯性地认为“钱放在银行里最保险”,尤其对普通民众来说,银行储蓄更是首选的资金保值方式。而现在,堪称财产安全堡垒的银行突然要开启破产模式,一时间,错愕有之,震惊有之,疑虑有之,担心有之,总之是众说纷纭、问题多多。

为什么要建立存款保险制度?

首先,在竞争性的市场经济条件下,银行通过赚取利息差来获得利润,然而当经营不善,存贷差不足以支撑银行正常运行时,客观上就存在了破产的可能性。其次,这是国内外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从国际上看,欧美很多国家都有建立存款保险制度的先例,尤其在金融危机后,促进金融稳定是大势所趋。中国这一改革,也是在与国际接轨。从国内来看,中国市场化程度不断提高,各种类型、规模的银行不断增多,政府不大可能再以财政资金为所有银行全部兜底。

 

为什么最高偿付金额定在50万元?

根据央行解释,经过测算,50万元的最高偿付金额可以覆盖超过99%的储户,即,一旦银行破产,绝大多数存款人的存款可以得到全额保障。而且从国际上看,大多数国家和地区这一最高限额一般都定在人均GDP的1-6倍的范围内,如美国是5倍左右,而我国最高50万的保障额度约已经是人均GDP的12倍。

那最关键的问题来了,一旦银行破产,储户在该银行的存款怎么办?

根据《存款保险条例(征求意见稿)》,存款保险实行限额偿付,最高偿付限额为人民币50万元。同一存款人在同一家投保机构所有被保险存款账户的存款本金和利息合并计算的资金数额在最高偿付限额以内的,实行全额偿付;超出最高偿付限额的部分,依法从投保机构清算财产中受偿。

而且,即使银行真的出现问题,遭遇破产,除了在规定限额内直接偿付储户存款外,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也会采取措施,为其他合格投保机构提供担保、损失分摊或者资金支持,促成其收购破产银行,承担其业务、资产、负债等,以进一步保障存款人的利益。

但需要注意的是,储户购买的理财、基金等金融产品,不在存款保险的保护之列。而且,即使银行破产,民众之前的贷款也必须照常全额偿还。

总的来看,实行存款保险制度,能够加剧银行间的竞争,刺激存款利率的提高。而对于储户来说,则要注意投资渠道的多元化,分散风险,不要把鸡蛋都都放到同一个篮子里。

存款保险制度的短期效应与长效机制

存款保险制度的渐行渐近,让大多数存款客户产生了在“要存款还是理财”这一难题上进退维谷、左右为难。从征求意见稿的条款来看,尽管50万限额赔付上限已覆盖了全国99.63%的储户,且存款保险制度主要覆盖个人存款、企业存款和政府存款(不含金融同业存款),而对于高净值储户、企业存款等,甚至包括暂存在银行的产业投资资金都可能面临尴尬境地。

这种尴尬来自资金风险敞口的管理,对高净值客户要么将上亿资金平均分配到不同银行,这在保证资金安全的同时,不得不面临管理成本大幅上升;高净值客户另外的选择可能是理财,将资金分散到房地产市场、货币市场、债券市场、甚至估值低、安全边际高的股票上。仅此以个人判断,这可能也是促成近期各路资金横扫股市,尤其之前被严重低估的大盘蓝筹板块的因素之一。难怪《存款保险条例(征求意见稿)》发布后一周的沪深股市行情会有如此淋漓尽致的表现。

类似这样的短期影响带来的连锁反应还有很多,预计可能还将持续。比如,对于区域性银行的行为就会带来较大变化:一方面存款保险制度增强了城市商业银行、农村信用社、合作社等中小银行的信用,给中小银行创造了与大银行“同一起跑线”的竞争环境,对区域性银行的发展无疑是非常有益;另外一方面,区域银行受益于“暗保”转为“明保”的支撑,银行发展运营可能会表现得更为激进,进而忽视运营风险,甚至放松内部风险控制等,“道德风险”将激增。

此外,在存款风险水平一致的条件下,区域性银行对吸存的动力将进一步增强。随着存款保险制度逐步打破政府隐形担保与行业的“刚性兑付”规则,利率市场化逐步推开,地方中小银行可能会推动无风险收益水平的增加,提高整个社会的融资成本。存款保险制度无论短期效应还是长效机制的分析结果,都有待政策推行以后才能真正检校其效果。加之,我国长期以来过度依赖银行等间接融资方式、以国有企业为主导以及地方政府行政干预过多等有着不同于各国的特殊背景,为存款保险制度达到预定政策效果增添了难度。

 

尽管如此,存款保险制度改革造成的短期市场反应总体上是调整有序、稳中趋好的。与短期效应的利弊相比较,在长效机制上,无疑将有利于我国宏观经济与金融市场的健康发展。结合全球各国存款保险制度实施的效果与经验,笔者认为存款保险制度不仅对“去地方政府高杠杆化”有重要帮助,还隔离了房地产泡沫引发的一系列金融风险,长期有利于本国金融体系的稳定,防范金融危机的连锁反应。

首先,存款保险制度有效隔离了政府与区域银行的隐形担保关系,从根本上抑制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有突出作用。我国中央和地方政府作为商业银行隐形担保人的角色普遍且长期存在,“刚性兑付与储户风险自担”问题始终未打破,致使地方政府长期为地方区域银行与城投债(现转为“市政债”)作为隐形担保人,由此进一步加大了地方财政的高杠杆率。据国家审计署上一年度的统计数据预测,2014年地方政府偿还债务或高达2.4万亿,而2014年前三季度全国土地出让金近3.12万亿,同比下滑21.1%。在极端情景假设条件下,一旦房地产市场出现短期波动,其连锁反应波及区域地方银行,地方政府必然捉襟见肘,如1998年的海南发展银行。

显然,存款保险制度可将地方政府与区域银行的复杂债务关系中解放出来,结合“城投债转市政债”等一系列金融手术,达到去地方财政“高杠杆率”的目的。进一步,促使地方政府逐步走出以“土地财政”维系的恶性循环怪圈,这大有助于从根本上解决我国房地产市场泡沫的过度发展,也最终有利于整个金融系统的风险隔离与持续健康发展。

其次,存款保险制度可能会引发新一轮国内金融体系格局与走向的变化。从整个银行业发展的角度看,存款保险制度实质上上允许了民营银行或社区银行的设立,也为商业银行的合理退出创造了条件,进而为最终形成多层次银行体系奠定了基础。作为金融资源自由配置的重要价格信号的利率,一旦摆脱行政指导,形成市场化运行机制,将终结商业银行的同质化竞争,转而形成以“多层次、差异化”服务不同领域、不同经济层次与群体的间接融资服务体系。

不可否认,存款保险制度会增加中小银行“道德风险”的概率,从而可能加大破产、倒闭的风险。然而,美国的经验表明,只要限额保险金额与保费设置合理,就可大幅有效降低银行的破产概率。20世纪20年代美国每年平均倒闭为500家,到了大萧条的1933年倒闭数量达3000家左右。同年,美国联邦保险制度建立,此后数十年每年倒闭数量平均只有5家。足见,存款保险制度不仅是利率市场化的条件,也是形成多层次银行体系的坚实基础。

从影响证券行业的发展角度看,存款保险制度能促进理财市场的长期繁荣,理财产品的“刚性兑付”惯性也会陆续打破,将彻底颠覆普通大众对“存款无风险”的固有意识,是切实向大众普及“风险与收益”配比关系的绝佳机会。其中,对银行理财、保险、信托集合、甚至互联网平台等细分行业都有较大促进作用,也会帮助其厘清债权人与债务人关系、委托人与受托人关系、投资者与筹资者的关系,为投资者建立并强化“投资风险自担”的风险意识。

 

存款有了保险,老百姓还担心啥?

当前我国实施的实际上是隐性的存款保险制度,老百姓将钱存入银行是基于这样一个基本信念:国家和政府不会像美国那样任由银行盈亏自负,个人存款是全额担保的。但是,这个规定一旦出台之后,储户对于银行最基本的信念将会被逐步更新,商业银行不再是纯粹的“保险柜”,今后老百姓资产配置逻辑将会随之发生一些改变,老百姓的商业头脑和理财能力有望因此得到提升。

这一新制度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影响不算大。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对全国存款情况的测算,新规定可以覆盖99.63%的存款人的全部存款,这就意味着大部分存款人的存款都能得到全额保障,不用过于担忧银行存款的风险问题。

对于那些存款超过50万的储户来说,新规定实际上给了他们一个提高理财能力和商业头脑的机会,实激励这类储户通过更多元化的方法打理好自己的财务。

第一是资产配置分散化。假如一个储户有200万元,因为钱存在一个银行最高偿付额是50万,他可以将存款一分为四,分别存入四家银行。第二是选取和自己业务往来更多、更可信赖的银行。储户通过自己日常办理业务,形成对各个银行服务和信誉的体验,从而选择更适合自己的银行办理存款业务。第三是资产配置多元化。比如,可以选取其它理财产品渠道,或投入股市、汇市、楼市等,从而更好地遵循“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基本理财原则。这样一来,那些拥有上千万、上亿元资产的存款人就有了更多动力去选择更多元化的理财和投资渠道。这就产生一个倒逼机制,促使一部分人为自己的闲置资产选择更加市场化的资产配置模式,从而降低我国高居不下的储蓄率,提高闲置资金的使用效率,增强我国居民的金融创新能力和理财能力。

同时,最高偿付限额规定,实际上也是在为利率市场化做铺垫。市场化就意味着银行面临着更为激烈的竞争,同时也拥有更多的金融创新机遇,不可能再全部都由国家兜底。存款保险制度的出台可以让存款人对银行的这一正向改革有一个缓冲和适应的过程。如此一来,限额以上的存款人可能会为了安全和效率将存款分散,不同的银行为了吸引更多存款就要给出足够高的存款利率。银行间的这种市场化竞争,可以更好地反映出资金市场的成本和价值,从而提高资金配置的效率。另外,由于限额以上的存款人可能会将资产配置到股市、楼市以及其它理财产品渠道,这也会激励中小银行提高业务能力,不断进行金融创新。这会形成一个正反馈的机制。

总之,存款保险最高偿付50万元的规定一旦实施,将会改变老百姓的资产配置逻辑,也将推动商业银行经营运作模式创新,有利于我国金融业的改革和进步。

 

【启示与思考】

实际上,对于金融风险的应对,事前防范比事后处置更重要。存款保险制度不仅要完善对存款人的保护,为社会公众的存款安全提供明确的法律保障,存款保险制度还应该主动加强对问题银行及其风险的识别和预警,及时采取纠正措施。

回顾新中国的金融史,唯一一次“银行关门”是1998年央行关闭的海南发展银行。虽说发生在10多年前,但该案例至今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反映出地方金融机构监管的困境。城商行和农商行这类地方金融机构,虽然形式上是股份制,但日常运营受地方政府颇多干预,可最终的救助责任却在中央银行,因而这类机构自身的道德风险颇高。如果通过存款保险的形式,把国家信用从银行剥离,不仅能够改善这类机构的道德风险水平,也有助于改善他们的经营环境。如果对地方金融机构的最终责任落实到地方政府,那么地方对支持增长和防范风险的权衡可能会更全面。

存款保险制度的实施,作为存款人来说,一定要与时俱进。首先是转变风险意识。存款人不能再停留在“银行不会倒闭”的老观念上,要树立“银行也是企业,经营不善一样倒闭”、“存款也有风险”的观念。其二是转变储蓄存款方式。由于银行不再是储蓄存款“安全港”,因此大额储蓄存款尽量多选几家银行,不要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其三是储蓄存款要选对银行。通常要选择品牌响、信誉好、实力强、风险低的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和中型股份制银行。因为规模较大的银行承担及化解风险的能力更强,破产的几率更小。其四是不要唯利率选银行。这次降息后,存款上浮区间由原来的1.1倍扩大到1.2倍,千万不要简单地以哪家银行利率高就存哪家银行,高利率隐藏高风险同样适合于储蓄存款。

欢迎继续关注经典案例。

(转载请注明来源:宣讲家网站71.cn,违者必究。)

文章来源:http://www.71.cn/2014/1211/79215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