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纸张 字号选择:超大 行高 带图打印 返回原文

首页 > 案例 反腐倡廉

彩票审计风暴:建立公开机制,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

2015年07月03日 08:58

 

【事件介绍】

彩票审计风暴:问题金额169亿 违规网售630亿

尽管姗姗来迟,但该来的总会来。

6月25日,国家审计署网站发布《彩票资金审计结果》。审计结果显示:此次审计共抽查彩票资金658.15亿元,占同期全国彩票资金的 18.02%。审计查出虚报套取、挤占挪用、违规采购、违规购建楼堂馆所和发放津贴补贴等违法违规问题金额169.32亿元,占抽查资金总额的 25.73%,也就是超过1/4的抽查资金存在违法违规问题。

此外,审计显示违规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问题较为普遍:18个被审计的省级单位中,有17个省未经财政部批准,违规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630.4亿元。

违规使用彩票资金发放补贴3.8亿元

审计署有关部门负责人就彩票资金审计结果答记者问时表示,审计发现的违法违规问题主要有4个方面:虚报套取、挤占挪用彩票资金;违反规定采购、账外核算彩票资金;违规购建楼堂馆所、发放津贴补贴等;部分单位和个人违规牟取不正当利益。

违规购建楼堂馆所、发放津贴补贴涉及金额36.0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之后,存在问题的金额为4.01亿元。

其中,最为普遍的是违规使用彩票资金发放津贴补贴。审计结果显示,有141个单位违规使用彩票资金发放津贴补贴等3.83亿元。

例如,北京市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使用彩票发行费3905.55万元,超标准为本单位职工发放工资及奖金。

其次,彩票资金用于“三公”经费等支出的情况也较为普遍。审计结果显示,122个单位违规使用7190.96万元,主要用于超标准或超编制购买和使用公车、违规组织出国(境)、借培训和会议等名义公款旅游等。

例如,广州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以培训、考察等名义,使用彩票发行费51.5万元支付主管部门及各区民政局有关人员外出旅游费用。

陕西省福利彩票发行中心使用彩票发行费125.41万元购置车辆4辆,出借给省民政厅长期使用。

此外,还有32个单位违规使用彩票资金31.47亿元购建办公楼、培训中心等楼堂馆所。

例如,云南省民政厅使用彩票公益金和发行费、超规模建设云南省军队离退休干部服务中心和省福彩中心办公楼,实际投资超批复概算3879.27万元。

 

彩票大审“出炉”还应后续发力

本次彩票大审结果从违规的表现方式看,虚报套取、挤占挪用、滥发津贴补贴并不鲜见,并见诸各种新闻报道中。比如福彩黄山培训基地从2011年9月转企开业后,没办过几次与福彩有关的培训,倒是各类公务接待无数,培训基地变成内部接待高档酒店。财务不透明之下,彩票资金使用难免被上下其手。

在其他专项资金的使用与管理越来越规范的语境下,彩票资金却还存在着监管的真空。据不完全统计,我国自1987年推出彩票销售以来,截至2014年9月,包括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在内的彩票销售总额超过1.7万亿元。如此巨大的资金若不能做到透明公开,并定期接受审计和监管,那么就难免会出现各种乱象。也正是基于此,对彩票资金的审计才会如此受人关注,自然审计的成效决定着审计监督作用的发挥,对治理各种乱象,规范彩票资金的使用与管理,具有实质性的意义。

审计结果的公之于众,让外界有机会对庞大的彩票资金所存在的问题有了管中窥豹的机会,既满足了公众对公共资金的知情权,又有利于监管部门从中发现制度性漏洞,对症下药地建立更为完善的管理制度。因而,彩票大审“出炉”还应后续发力。公众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那些违规的资金究竟如何使用,其直接责任人又当如何处理,今后又会采取什么方式进行预防?尤其是“八项规定”之后,还公然滥发福利,这样的行为是否会受到严厉的处罚?若非如此,又如何来彰显制度的威力?

毕竟,第一次审计问题的处理态度与原则,既有助于问题本身的整改,又能有效防止类似问题的重复出现,更在于为今后的处理提供参照,定下“一切从严”的基调,在提升威慑力的同时,不断增强公众对治理能力的信心。这就需要审计部门不能“一审了之”,要注重提高审计效力,否则就可能“审计年年搞,问题依旧在”。比如历年对一些中央部委的审计中,滥发福利等属于“老生常谈”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根本原因就在于多限于“自我整改”或者“账务调整”,而没有进行责任追究和违规处罚,无以彰显制度威力,也无以提升审计威信。因而审计部门在找到问题的同时,还需要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与纪检监察等部门加强合作,并将最终处理结果公之于众。如此,“审计风暴”才能在治理彩票资金乱局中起到“利剑之效”。

同时应看到,此次审计仅局部审计就存在如此严重的问题,那么整体状况自然也好不到哪去。“问题资金占比超过四分之一”说明,对彩票资金还需要一次全面彻底的审计,在彻底体检找到病灶后全面用药,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彩票审计之后彩票业改革应当上场

自去年11月中旬开启的彩票审计风暴,在近日公布了审计结果。据媒体报道,此次审计共抽查彩票资金658.15亿元,占同期全国彩票资金的18.02%。审计查出虚报套取、挤占挪用、违规采购、违规购建楼堂馆所和发放津贴补贴等违法违规问题金额169.32亿元,占抽查资金总额的25.73%;涉及彩票公益金资助项目854个,占抽查项目数的17.2%。一些地方还存在违规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彩票资金闲置等问题。

面对诸多的彩票问题,很多人自然就想到了彩票作为公益事业的关键词:公开与透明。只是,这两个词于这个行业来说,可谓是咫尺天涯。按照规定,彩票公益金专项用于社会福利、体育等社会公益事业。但由于制度所规定的信息公开过于粗线条,且资金规模动辄千百万元,因此在庞大的资金面前公众无从监督,故而导致资金被挪作他用,甚至很多涉及到了贪腐。

于是,当此次审计无论是开始之时、还是如今结果公布后,社会的呼吁显然不能止于审计问题,而应当是对彩票问题进行追责,同时在这一过程中能够求解到彩票健康发展的关键密码。而这,除了要对每一笔问题资金的去向与责任归属的界定之外,更需要从制度层面寻求解答。

面对巨额资金流入彩票行业,某些政府部门总是会对自己公众服务与市场监管的职责有所不满足,而监管的缺失有时也成全了他们的野心。

目前来看,彩票公益金主要由财政部门监管,其他事项均由民政与体育部门说了算,自己卖彩票,自己收钱,自己摇奖,自己分配资金、发放奖金。如果换个说法,那就是彩票被部门所垄断。这种情况下,一些管理部门将彩票销售作为可以寻租的垄断特权和一门追求销售额最大化的生意,如此,一边盖楼一边买游艇的彩票腐败自然就合乎现实逻辑了。

在这样的基本改革思路之中,彩票事业立法与社会监管的可操作性极为重要,同时,资金的分配纳入国家财政预算,保证专项足额使用,避免形成大量部门结余。而顺着这样的思路,经此审计出问题诸多的中国彩票,要想健康发展还必须加快机构市场化、管办分离改革,使彩票事业与行政部门脱钩,告别“一把手亦官亦商,掌控数亿资金”导致的资金管理失灵。唯此,方能将公开、透明这样的基本底线完全呈现。

 

【启示与思考】

此次彩票审计结果的通报,不仅仅对概况进行披露,还公布了彩票资金审计发现的主要问题明细表。这样的审计风暴,是公众长久以来所期待的,也将切实有利于相关问题的整改。希望,涉嫌违规的部门能够引起足够的重视,积极整改资金违规违法使用的情况;更期待相关职能机关,以审计结果为线索,将其中一些涉嫌违法犯罪的情况查到底,给公众一个交代。

很大程度上说,彩票部门不少违规、违法情况的发生,正是因为他们手握的发行费用过高,不大搞建设、发福利才怪。去年,媒体曾曝光建筑面积达1.4万平米“黄山福泰·VISTA庄园”为例,该庄园为准五星级,小溪穿绕,内设观石、徽雕与红酒等7个主题餐厅,有在法国培训十余年的西餐大厨服务。这不是某位富豪创办的私人会所,而是中国福彩发行管理中心的内部培训基地。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此次审计结果就是明证。

面对新的情况,相关部门也应该对此做一些调整,参照其他国家的情况,降低发行费用上线完全是应该,也是可行的。当然,降低发行费用还远远不够。中国彩票体系的最大问题是资金去向不透明,彩票事业的日常情况,公众其实是缺乏了解的。而审计部门又不可能时时刻刻监督和披露相关问题,等到审计的时候,一些违规、违法已经铸就,审计最多起到的是事后追责和警示作用。以此次审计结果为契机,推动彩票行业管理机制革新可谓是正当其时。

切实降低彩票发行费用,让彩票资金的管理更加严格,应不再是奢望。未来,彩票发行费、彩票公益金都必须做到真正的专款专用,而且要有公众的参与。分配、使用过程还必须做到精确至每笔的公开透明,并接受审计和公众、媒体监督。同时,针对公众质疑颇多的摇奖、领奖流程,实现更大程度的透明也是应该和必须的。

于此而言,重塑彩票形象,依然在于公开透明机制的建立,让每一笔资金走向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以实现彩票的公益角色回归,要知道,阳光才是最好的防腐剂。

欢迎继续关注经典案例。

(转载请注明来源:宣讲家网站71.cn,违者必究。)

文章来源:http://www.71.cn/2015/0703/82072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