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纸张 字号选择:超大 行高 带图打印 返回原文

首页 > 专题 节日专题 2016年度 教师节 习近平总书记寄语

习近平和老师50年从未间断联络

2016年08月26日 10:41

 

1965年9月,从北师大中文系毕业后已经有5年教学实践的陈秋影在八一学校又迎来新一届学生,与一位勤学好思、宅心仁厚、朴实谦逊特别热爱杜甫诗歌的12岁少年学子就此结下师生之缘。此后的50年间,无论环境如何变迁,师生联络从未间断。

陈秋影也是习近平主席唯一向公众介绍的他的老师。

习近平很爱杜甫的诗

在习近平升入中学的年代,虽然他的家庭正遭受磨难,但“一个12岁的少年,却能表现得如此平静,小小年纪就‘每临大事有静气’。”她说,习近平从小就“很沉稳”,从来没有听说跟同学闹矛盾的事,遇到什么事情都会谦让,“喜欢读文史类书籍,尤其喜欢杜甫的诗”。

1965年秋季,当时习近平和他的一些小学同班学友,都进入初一(四)班学习。在班里,习近平的年龄稍小,大约刚满12岁。但陈老师很快就发现这位少年性格稳重仁厚,在课堂上勤学多思,下课后还要向老师请教问题。

陈秋影喜欢杜甫的诗,在课堂上讲授杜甫的诗,“是那种悲天悯人的、充满人民性的、怀抱苍生的诗歌”,并不是每一位同学都能有如此认识。她还记得,当讲完杜甫的《绝句》,习近平在下课后主动来问老师,说他十分喜爱杜甫,还希望更多地读一些杜甫的作品。这件事让陈老师看到了习近平在求知方面永不满足的优秀品质。

“他曾跟我讲起过一件事,有个作风很差的小学体育老师,在‘文革’武斗之风兴起时欺负他,说他是‘黑帮子女’,我就告诉他,这样的人不配称老师,就是流氓”,年逾古稀的陈老师回忆起这件事仍十分激动,谈到动情处甚至眼含热泪。她说,在当时很多人已经吓到不敢说话时,她敢于站出来坚决反对,“其实我当时没有具体帮助习近平什么,只是在情感上同情他”。

1968年习近平刚15岁,即赴陕西农村插队锻炼,后来又经历了一些曲折才得到进入清华大学学习深造的机会。毕业工作后主动选择到基层,一步步走上从政的道路。作为习近平少年时代的老师,陈秋影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关注着这位优秀学子的进步和成长。

陈秋影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习近平身上有最实际的体现。他对曾经的母校和老师们一直记挂在心。习近平在外地工作期间,每逢有来北京开会或是处理党政工作的机会,他总会抽出一些时间,和少年时代的学友相聚,或是去拜望教过他的老师。陈秋影在上世纪90年代曾遭遇过一次车祸,习近平曾亲自到家中探望。当过习近平班主任的齐荣先老师,身体一直不好。习近平来京开会时,曾经带妻子彭丽媛一起去齐老师家中看望。这种细致的关心照顾,使老师们内心十分感动。

曾以为父亲是“副经理”

讲起学生的轶事,陈秋影的笑容温暖又慈蔼,她向记者讲述了几则或亲身经历或从习近平同学处了解的二三事。

2014年“六一”在民族小学组织的那次座谈会上,习近平向包括陈秋影在内的与会师生,回忆过一段自己在八一学校小学部就读时期,也就是他7岁左右时的一个故事。陈秋影引述了习近平当时幽默的话语说,“八一学校是部队子弟学校,我的同学家长大部分都是军人,每逢周末,他们的家长来接送同学时都穿着军装,戴着肩章、领章,很神气。我就想我的父亲怎么没有肩章呢?周末回家后,我问家里人,我爸爸怎么没有军装,没有军衔啊?家里人告诉我,你父亲不是军队系统的,你父亲是副总理啊!第二天,我回到学校宿舍,得意地告诉小伙伴们,我知道我爸爸是做什么的了!他是副经理!结果,同学们还搭茬问道,副经理?你爸爸还管商场吗?”

“全场都哈哈笑起来”,陈老师说,“他的家里人非常低调,习近平的父亲从来不准许孩子们虚荣与攀比。习近平的成长中也没有纨绔子弟、公子哥那一套。”

另一则是从八一学校知青处听来的故事,令陈秋影有些心酸。“习近平他们在陕西插队的生活非常艰苦。一次,北京市组织慰问团,由八一学校的孙乃东任团长,正好到了习近平插队的延川。知青们平时吃得特别差,细粮都吃不上,但恰巧在慰问团来到那天,几个知青凑钱买了几个鸡蛋,中午吃的炒鸡蛋。结果孙老师看到说,原来你们过得挺好啊,还有鸡蛋吃。其实,习近平这些北京知青平时根本吃不到这些。”

陈老师说,习近平1968年赴陕西农村插队劳动,时刻注意在劳动实践中学习,向人民群众学习,在各方面都发挥了骨干作用。“在陕西插队劳动的两万七千多名北京知青中,他是第一个担任村党支部书记的人”,陈秋影骄傲地说,这足见农村群众对他的肯定与信赖。农村的生活经历,使习近平切实深入地看到了中国农村的现状,他和农民结下了深厚感情,时刻把群众的疾苦放在心上。

 

给老师送书送水仙花

陈秋影说,习近平时常会带几本书给她,有时候是他的博士论文或是著作,有时候是他新到任省市的介绍,甚至有时还会在冬日托人送来几头福建水仙,这些都令陈老师备受感动。

作为语文老师,陈老师尤其关注学生的文学造诣。“习近平对热爱人民和脚踏实地工作的干部格外有感情,我看他为焦裕禄填了一首词:《念奴娇·追思焦裕禄》,这首词的韵律,平仄处理都非常好,看来他在研习古典诗词方面确实下了很多功夫”。

不只是老师看到学生的进步,学生对于老师的成绩也会给予肯定。陈秋影说,她在1975年离开八一中学,到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工作,近年来更是出版了不少儿童文学著作。当年习近平在得知陈秋影的著作发表后,曾高兴地告诉周边人,“我的老师现在是作家啦!”

1999年夏天,已退休的陈秋影老师笔耕不辍,新创作出版了一册十余万字的童话集。她把还散发着油墨香气的新书寄赠习近平,作为精神上的沟通与交流。

不久之后,习近平寄来回信,信中对陈老师退休之后仍辛勤耕耘不止表达敬佩。他写道,“尊师敬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正如毛主席对徐特立老人所说的那样:您过去是我的老师,现在仍然是我的老师,将来还是我的老师。”这封信寄出的时间是1999年11月19日,但是陈老师至今仍能背诵朗读这封感人至深的回信。

陈秋影的书柜中珍藏着一方寿山石印章。名章边款上刻着:“陈老师惠存 习近平赠 丙子五月”这十几个隶书小字。“这款印章,在我心中有着无比的分量,因为这是习近平刚刚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时赠送我的”,陈秋影回忆说,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只有对十分亲近和尊敬的人才会赠送名章,这份沉甸甸的师生之情,至今令她感动不已。

用稿费为老师买机票

陈秋影曾多次见到习近平与彭丽媛夫妇。更难得的是,他们在上世纪90年代时,还曾在福州一起唱过卡拉OK。“我发现他们的关系非常融洽,彭丽媛非常配合他,两人互相理解,都给彼此留有足够的信任和空间”。

2006年春季,师生再次在杭州相见,那时的习近平已是浙江省委书记。“当时,正是习近平工作最为繁忙的阶段,国际国内的几个重要会议和大型活动都正在杭州举办。作为省委书记,他的忙碌是可以想象的,但他利用周末晚上难得的休息时间,驱车来到我下榻的宾馆。师生相见,非常亲切。”陈秋影说。

那次,陈老师返回北京,工作人员说要为陈秋影订飞机票,原来是习近平特意嘱咐工作人员用他自己的稿费为老师订回程飞机票。

此后,习近平开始担任中央领导职务,师生二人见面已不是那么方便,但习近平仍然没有忘记陈老师。2014年习近平到海淀区民族小学和少年儿童一起欢度儿童节并且组织“六一”座谈会,他邀请陈秋影出席这次活动。“我坐在会场第一排,习近平特地走过来问候:‘陈老师,您身体好吧?’”陈秋影很高兴有这次会面,并且赠送给习近平一本她自己的新著诗文册《荷风》。

在书的扉页上,她写下了这样的题词:“请近平同学阅存。孟子曰,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谢谢你,让老师体会到了世界上最高尚的这种快乐。”陈秋影微笑着回忆说,“我是天下最幸福的老师”。

文章来源:http://www.71.cn/2016/0826/90733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