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纸张 字号选择:超大 行高 带图打印 返回原文

首页 > 案例 百姓心声

莫让有偿抢票给繁忙的春运添堵

2017年01月05日 16:20

 

从免费刷票到有偿抢票 互联网平台加价抢票该不该管?

春节马上就要到了,火车票您买好了吗?抢到了吗?今年春运,受人数增多、客流叠加、火车票预售期缩短等因素影响,买火车票仍然不是一件容易事儿。从倒票的“黄牛”到刷票的网络插件,每年春运的时候,都会有人跳出来说,“我能为你抢到票”。

去年春运,就有网络平台推出过“有偿”抢票产品。今年,多家旅游以及出行类网络平台也加入进来,更有24小时VIP抢票、付费插队等花样选项。不过,这样的有偿服务也遭到质疑。那么,官方平台和监管部门对此有何回复?这和黄牛又有没有分别呢?

目前,多个旅游出行类网络平台推出了“云抢票”或“加速包”服务。大都是,用户购买费用越高的服务项目,其平台所计算显示出的抢票成功率就越高。

有些平台,还推出付费“插队”项目,用户购买单价2元的“插队券”,可以帮助优先出票,数量没有上限,购买的“插队券”越多,出票优先级越高。

对于自己付费66元的24小时VIP抢票服务,其平台称,有独创抢票通道,将在原先早6点到晚11点抢票的基础上24小时抢票,成功率翻翻。同时还称,其云数据显示,每天夜间是放票的高峰期。

对此,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网站12306客服人员称,每天晚11点至早6点,其系统维护,无法网络购票。“23点以后系统维护,网上根本订不了票。如果您去的车站是24小时营业的就可以。”

那么,在火车票价格之外,加收不同数额的服务费,这违规吗?对此,全国价格监管平台12358工作人员查询后回复称,这类服务费用属于自愿选择项目,对其并没有强制规定或禁止。而且,政府没有进行统一定价,消费者自愿选择,没有办法强制性地说收取这个费用是违法的。

不过,平时,火车票代售点售卖车票等服务收取5元服务费,而各网络平台的春运抢票服务的价格一般都高于5元钱,那么,这是否超标?是否属于高价或变相加价呢?对此,价格监督平台工作人员表示,火车票的手续费是在监管之列的。火车票没按照5元收服务费,可以举报;没有按照票面收火车票的钱,可以举报。但自愿24小时VIP服务费不在监管之列,收费名称不一样,没办法说它是超标准收费。

近几年,倒卖火车票的黄牛,有些也打着服务费的名义,代客刷票,用购票者的实名信息抢票后,加价或高价售卖火车票。那么,什么样的行为属于高价或变相加价倒卖火车票呢?

对此,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岳屾山表示,如果是个人行为,没有经过批准,和12306或铁路系统也没有代售票的协议,这种情况下专门从事替人购票然后收取服务费的营利活动,就超过范围了。出行软件购票,他们和售票系统之间是有协议、有端口,才能进入的。

不过,对于网络平台的有偿刷票服务,岳屾山也指出,人为区分几个档次,通过技术手段进行刷票,可能存在不公平的情况。因为铁路运输是大众、是公众服务,应该人人平等,都有机会买到火车票。如果因为多花钱,从而比别人有更多机会买到火车票,显然已经存在不公平的现象。

春运抢票别成堂而皇之的网络诈骗

春节临近,春运买票日趋“白热化”,各类抢票软件层出不穷,随之而来的各种幺蛾子也不断。有的抢票软件要求“先付钱、再买票”,并主动添加了数十元不等的“手续费”;有的抢票软件开启之后,就“根本停不下来”,让一些已购到票的旅客产生二次购票;还有的抢票软件干脆就成了网络诈骗犯的幌子,他们用假冒合成的截图来行骗,让旅客们蒙受损失。

如果说,以前抢票软件在自动安装浏览器插件、在后台保留用户的身份信息等伎俩还是偷偷摸摸的话,那现在的抢票软件则公开明码标价。一些知名网站推出抢票业务后,旅客还要为“加速包”“保险费”等不菲价目来买单。但即便取得铁路客票的代理销售资格的经营点,服务费每张客票最高也不得超过5元。而在没有任何代理资质就加收各种买票手续费,这已经扰乱了正常的购票秩序,甚至可以说是涉嫌倒卖车票的违法行为。

 

更何况,抢票软件渐渐成了网络诈骗的又一个“后门”。抢票软件不仅成了知名网站和软件在同质化竞争中的“利器”,也成了不法分子的“第二战场”。在春运车票无法“雨露均沾”的情况下,旅客会根据平时所搜集到的碎片化信息,来促成用抢票软件的行为。而一些不法分子也正是看到旅客持币待购的焦灼心理,于是言之凿凿地声称握有成本十几万元的软件,简单地利用QQ群和微信等工具就圈起了不明真相的群众。接下来发展的,就是“钱骗走、人拉黑”的一幕。

抢票软件功能如何,暂且不说,但网民对它产生的突出问题反映强烈,相关部门也曾开展一系列专项治理行动。2015年年初,国家网信办就依法查处过一批恶意手机抢票软件。时至今日,抢票软件愈演愈烈,甚至成了不法分子的帮凶,这就更应当引起高度的重视,谨防其成为堂而皇之的网络诈骗。

网络诈骗的特征之一,是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对春运购票旅客而言,被不法分子用抢票软件骗走的几十乃至几百元,或许还不构成网络诈骗的传统条件,但人数之众,有聚沙成塔之势。因此,当抢票软件渐成不法分子的新脚本时,就需在执法上从严、从重,更要多管齐下、综合治理。而对抢票软件本身,更需要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有偿抢票养肥了变脸的黄牛党

“我们不生产火车票,我们只做火车票的搬运工”,提供有偿抢票服务的平台穿着光鲜亮丽的外衣,打着帮助更多人回家的幌子营利。回家心切的人只能求助于“网络黄牛”,当他们有了成功抢票的经验后,许多人都成了其最忠实的粉丝,扩大了其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春运期间的火车票属于紧俏商品,供不应求,所以根本不用担忧销售情况,但它又不同于普通商品,公益属性掩盖了其高额的隐性价值。各大平台在春运期间相继开通“有偿抢票服务”,就是想榨取差额利润。抢与不抢,票就那么多,各大平台把本来就属于普通旅客的车票抢来,又加价卖给他们,不仅扰乱了正常的市场交易秩序,也损害了通过正常渠道购票旅客的合法权益,更践踏了火车票让利于民的公益属性。

如果说往年的“免费抢票”是“网络黄牛”在灰色地带中隐藏,那么今年各大互联网平台的“有偿服务”就是对公众权益和法律法规的公开挑衅。

利用“黑科技”刷票,加重了12306网站的拥堵程度,严重损害了消费者公平交易的权利,此前被有关部门下令封杀,如今却变本加厉,借“有偿抢票”之名行“倒卖车票”之实。打击涉嫌非法牟利的倒票行为,要坚决贯彻执法,更重要的前提是立法权威的树立。有关部门应尽早对“有偿抢票”的性质给予准确界定,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从而净化春运火车票的购票环境。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没有理由对“网络黄牛”忍气吞声。更严重的是,鱼龙混杂的抢票软件存在相当大的安全隐患。当窃取个人信息的手段越来越隐蔽,信息泄露风险越来越高的时候,保护个人信息安全的防火墙就必须由我们主动开启。

整治和打击 “网络黄牛”,法律法规的建立健全和贯彻执行最为重要,社会民众的自觉抵制和及时举报十分有效,管理部门的监管必不可少,当然,更离不开铁路部门技术能力和服务水平的提高。因此,要狙击“网络黄牛”,必须全民出击、综合治理。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今年的春运抢票之所以槽点满满,是因为加价抢票平台,把网络抢票人群活生生区隔成了“付费玩家”和“免费玩家”:掏钱了,“插队券”满天飞;不掏钱,傻傻排队去。回家的刚需与稀缺的票数,成了横亘在年节期间最大的纠葛。

火车票不是简单的商品,其中包含了国有企业浓重的公益属性,不能用来单纯的买卖。当前,在供需依旧存在矛盾的前提下,必须要坚持国有企业的领导地位,夯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使其能够坚守公益属性,使其能够更好的为社会服务。由此,作为稳定游子情绪的一张张车票,必须要有一个能够坚守公益属性的机构来负责,必须要有一整套完整的监督监察机制,必须要在保障相对公平的条件下来运作。

抢票软件明码标价,一些知名网站推出抢票业务后,旅客还要为“加速包”“保险费”等买单。没有任何代理资质就加收各种买票手续费,扰乱了正常的购票秩序。更令人担忧的是,抢票软件成了不法分子的第二战场。对春运购票旅客而言,被不法分子用抢票软件骗走的几十元乃至几百元,或许不构成网络诈骗的传统条件,但人数之众,有聚沙成塔之势。对此,需要从严、从重执法,更要多管齐下、综合治理。

要解决大多数人的购票困境,首先铁路部门及有关部门应采取有力措施,增加运力,尽力缓解一票难求的现象。其次,对于有偿抢票服务非法牟利的嫌疑,有关部门应明确界定这种经营活动的性质。一旦确认属于倒票行为,应列入“黑名单”,并给予相应处分。最后,加强法律知识的普及,让商家、消费者都看清此种行为的危害。

由于购票预售期的缩短,并受客运需求增加、节前客流叠加、气象条件复杂等因素影响,2017年春运可能成为“史上最难抢票年”。然而这并不能成为有偿抢票平台猖獗的借口和原因。回家的票诚然不易买,但我们更要警惕利用这种困境牟利的商家。无论何时,这个社会的道德是不能缺位的。

欢迎继续关注经典案例。

(转载请注明来源:宣讲家网站71.cn,违者必究。)

文章来源:http://www.71.cn/2017/0105/929163.shtml